人人印•龙图霸业(23)杀出重围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人人印•龙图霸业(23)杀出重围

时间:2020-01-26来源:作者

      鉴于新冠病毒的蔓延,为避免因人群聚集带来的传染风险,龙图霸业立即召回了行程即将结束的地州三路人马。最后一天上班,大家都在办公室等着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

 “今天一早,我去药店买口罩,那个队排的,我那个去!一个老爷子要买30包口罩,把我们气的,都快打起来了,愣是没让他买。”艾力一早就在办公室抱怨起来。

 “本来以为大肉是今年最抢手的年货,没想到最后关头,让口罩杀出了重围。”阿满抄着一口“福普”口音说道。

      “新冠太可怕了,刚刚我在IT客群里发语音的时候咳嗽了两声,结果群里一致说要把我踢出来。”宋慈气愤地咂了一口烟。

      “08年雪灾抢蜡烛,11年日本核泄漏抢咸盐,20年新冠病毒抢口罩。”王小超一边回忆着抢购的过往,一边往一个个红包里塞N95口罩。“这算是咱们龙图霸业2020年的福利啊,这得感谢咱们艾力,艾力·阿不来提阿布都热西提。”

2003年非典,易感染人群20-37岁青壮年,2020年新型肺炎,易感染人群是35-60岁中老年人,我算了一下,这不是同一波人么?这尼玛是追杀啊。”阿满打趣地说道。

      “王哥,这新冠病毒这么厉害吗?”玛依拉满心狐疑地问王小超。

      “爱情都轮不到你,肺炎你就别想了。咱们政府已经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王小超调侃了一把玛依拉,接着说道,“这个春节杀出重围的有可能不止口罩一家,23日春节档电影全部撤档之后,《囧妈》异军突起,选择通过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短视频网站进行长视频的首发。这可能是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好的机会吧!”

“其实,网络平台一直想与院线同步上映电影,一直无法同步也是因为院线抵制,其他国家也在抵制网络播出方式啊,他们这是抢钱啊!商业上,总是有人会对创新和变革的人充满怨恨,但潮流就是这么被推着走的,谁有勇气改变谁就能快速抽逃。放弃春节档,是勇气,也是担当。”阿满饶有兴致地对高额电影票和高回报演员进行了抨击。“但即使没有《囧妈》,今日头条系也一定会做长视频,因为长视频有着像优酷、腾讯一样至少上千亿级别的市场。今日头条系的用户已经达到人口红利级别,除了已经布局的资讯、视频,必将布局电商、游戏等,通过信息流和社交网络带动各种服务,抢占互联网多个风口,这就是中国网络人口红利的优势!咱们计算机行业,应该学着点!”

“一般而言,电影放映就像搭台唱戏,影院负责提供舞台,出品方负责找人演戏,发行方负责找人来看戏,随后三家共享成果。本来,疫情袭来,三家一起吃土过冬,待春暖花开再战,倒是一场佳话。”是乌鲁木齐的影评写手的唐诗诗一向对电影比较热衷,对内部的行情也是略知一二。

唐诗诗接着说道:“1948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派拉蒙法案’,判定美国电影制片厂不得拥有自己的院线和要求影院对自己公司的影片独家包销,而是要院线、出品方、发行方三家各自赚各自的钱。说白了,这是美国法律为了保护院线权利,制定的‘分赃规则’。然而,随着流媒体平台的出现,这个法案却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院线早已不再是大制片公司,还有了更来势汹汹的互联网在线影片租赁企业,在它们的基因里,院线算个屁啊。一部电影动辄挖走百姓几亿、十几亿、几十亿的现金,《囧妈》这一触网行为,在国内开启了首发就‘甩开院线’的先河,应该是有非常专业的团队,找合作对象的眼光很准,才能在这么短时间作出这个决策,并快速收回6.3亿的资金。”

“与其说《囧妈》的操作团队厉害,不如说是今日头条的管理高层更有眼光。剑走偏锋,异军突起,一直以来跟咱们计算机行业都没有关系啊!新疆仅有的几次资源整合,还都是几个老板拿钱硬扛啊,如果有一天,咱们龙图霸业能跨界,咱们一定要整合一下渠道资源,咱门口商店老太太都卖优盘啦!”袁璩听完两位几位同事的慷慨陈词,迅速进行跟进。

“所以,我觉得跨界就是这么来的,跨界本身就是对现有体系的一种反思和扬弃。跨界企业,一定是做好了,才能有把握和底气参与跨界。”宋慈补充道。

“诗诗姐,你怎么了?”玛依拉看到刚从地州回来的唐诗诗略有心思像是来了大姨妈一样显出一脸的不悦,关心地问道。

“过年我妈来乌鲁木齐,刚进门一脱鞋把我养了半年的仓鼠拍死了,还说城里的老鼠怎么不怕人。”唐诗诗委屈地跟玛依拉说道。

“好了!好了!今天恰逢春节,明天就是除夕,红旗路也是最后一天上班,接下来,请王总做本年度最重要的年终讲话。”阿满终结了大家的讨论。

王小超此时正憋红着脸,从抽屉拿出前一天就准备的现金红包。

以往,大家都是在别的公司打工,更多的是收红包,这第一次为龙图霸业的员工发红包,王小超略显羞涩,嗯嗯两声,清了清嗓子,“工作了一年,大家都辛苦了,也是因为新冠疫情,让龙图霸业第一次有这样新年团聚的机会,我相信新疆会做的更好,我相信我们的团队会做的更出色,我相信,‘雪莲硒鼓’2020一定销量长虹。”

像红旗路所有公司的老板发完红包一样,大家聚在一堆,举起刚发的红包合影留念,这一年的工作就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诗诗,等下把照片处理完放到龙图霸业的网站啊。哎,哥几个,现在形势这么复杂,如何在过年期间幽雅而又不失礼节地拒绝酒局、牌局呢?”阿满挠着头幽怨地说。

“告诉他,你刚从武汉回来。”说完这句,王小超起身,边走边说,“最近新冠病毒蔓延,大家就别撒丫子乱跑了,毕竟在家躺着啥也不干就能为社会做贡献,这种机会实在不多,还是好好珍惜吧!”说完,王小超夹着一沓签字文件进了办公室。

(声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