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印·龙图霸业(22)客户矛盾是内部矛盾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人人印·龙图霸业(22)客户矛盾是内部矛盾

时间:2020-01-10来源:作者

        大多数人憧憬希望,但不会为了希望去努力,大多数人讨厌拼命,但却会为攥在手里的东西去拼命。

袁璩提议兵分三路去地州做调研的申请,马上得到了龙图霸业管理层的批准,管理层认为新疆市场目前的局势正在因为政采云和行业采购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而一线反馈的真实信息也正是龙图霸业接下来对“雪莲硒鼓”市场开发做出部署的有力依据。

每每想到临近春节,几个年轻的市场骨干冒着严寒兵分三路,王小超内心也是难以隐忍,袁璩这群年轻人能够迅速感知市场的变化,知道龙图霸业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并且能够做出反应实属不易,王小超为此感到由衷的欣慰。

每天到了下午,就是龙图霸业办公室最寂静的时刻。此刻,王小超、阿满正着急等着前线的三方视频连线。

不多一会,各地视频陆续上线,大家一阵寒暄之后,王小超开始按顺序安排各方汇报情况,唐诗诗在旁边认真做着笔记。

前往北疆的袁璩作为市场部主管,首先发言:“目前全疆都在做政采云的工作,前期线下采购的设备,现在都要上传到政采云,重新走流程,我觉得这个时期对‘雪莲硒鼓’市场开发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局面。今天我走访的2个县城,代理商反馈是只要产品质量可靠,售后可靠,政采云价格适中基本都没有问题。”

“袁璩,这个价格适中是什么标准呢?”王小超问道。

“目前政采云对比的四个电商平台,对于内地的企业来说,下调2%左右还算合理,无非是利润略有减少,但是对于新疆的代理商就吃亏了,除了昂贵的物流费用,人工服务都需要成本啊。比如碳粉,淘宝京东的价格都在35左右,运输到乌鲁木齐还要14-20块的物流费,加上人工费,没有90块,划不来。”袁璩回答道。“所以,‘雪莲硒鼓’还需要抓紧应对这个价格对比的工作,才能达到平衡区域价格差距的目标,不然代理商销售热情不高。”

王小超习惯性地拿起一根芙蓉王,并没有点着,此刻他的心里想的是“雪莲硒鼓”作为新疆的本土品牌,尚未开发其他城市的规划,所以京东淘宝的对比价意义不大,袁璩讲的这个也有道理,启动本地市场,只需要对比龙图霸业的官网价格即可,这对“雪莲硒鼓”反倒有利。

“艾力,你那边怎么样?”阿满一直比较关心南疆的市场。艾力因为懂得维语,在南疆的民族渠道沟通没有障碍,所以这次特意安排跑了一趟南疆。

“这两年大量国产品牌的加入各大品牌在地州的变化都特别大,地威硒鼓受到各大品牌的挤压,今年的市场份额大幅度的下降,木之木的几款流量硒鼓下半年也大面积的降价了,导致渠道前期囤货的代理商遭受了损失,斯柯特今年的店面曝光度也下降了不少。”艾力比较关注品牌市场占有率。“准确地来说应该是各个不同档次的产品,都找到了对应的代理商。真正的渠道战争应该在年后,政采云是耗材渠道争夺的上甘岭。”

“玛依拉,说说你那边的情况。”王小超想的听完大家讲的情况,再做总体的权衡。

“政采云下半年在全国市场遍地开花,新疆、浙江作为政采云的第一批试点区域,已经总结了很多的经验。政采云2020年全面上线只是区域时间的安排。东疆是稍微慢了半拍,沿途我已经会同诗诗跟代理商讲好了,由我们来帮助代理商上传‘雪莲硒鼓’的产品。”玛依拉这边汇报着,唐诗诗在旁边点着头。

“从目前来看,政采云算是给全疆的代理商提供了一个完善的大平台。在这个平台里,大家真是生而平等,有如《庆余年》叶轻眉的遗愿。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王小超似乎在政采云的业务里读懂了另外的一层意思。而旁边的阿满正一脸不屑地翻着眼睛斜看着王小超。

王小超此刻内心想的,正是政采云将在政采层面形成一个新的生态圈。其实早在2013年1月31日,财政部就已经印发了《全国政府采购管理交易系统建设总体规划》,政采云就是《规划》的具体体现。而王小超近期获得的市场反馈也正好印证了政采云的优势,目前的给付速度较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观。前期各种不便,正是试运行中适应过程带来的阵痛,政府在政采工作上其实早已深思远虑。

“我觉得2020年新疆会出现很多更专业的、公司体系更完备的产品供应商,这个体系不会局限在地州或者乌鲁木齐。”听完前线的反馈,王小超点着了这根芙蓉王,喃喃的说道。

“如果反推到乌鲁木齐,那就得有对应的、旗鼓相当的公司才能对接这波政策红利啊。”阿满迅即说道。

“考验的其实是全疆供货和服务能力,是对一个渠道公司综合实力的检验。”王小超补充了一句。

“‘综合实力’这样来理解一下,四中全会的主题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如何体现制度的优越性和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就是具体的体现啊,所以咱们得学啊。”王小超把前两天看的四中全会全文学习了一下,顺带又在办公室像模像样地路演了一把。“政采云的愿景说的‘温情’,其实在渠道也能找到具象化的事例。很多企业跟客户打的不可开交,其实是流程不清,沟通不畅,职责不明导致的,客户矛盾应该归纳为‘内部矛盾’。红旗路有些公司的员工处理公关问题信心不足,能力不强,遇事推诿,反而是造成渠道矛盾激化的关键因素。”

“红旗路这帮土锤,跟他们讲这些纯属对牛弹琴,浪费口舌。”阿满忿忿说道。

“政府的每一项政策出台,肯定都有他长远的考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做到双赢、多赢才是未来渠道该有的局面。”王小超说道。“归根结底是要让大家树立服务意识,拉拢一批与我们同心同德的代理商。新疆的计算机行业长期以来纠纷不断,投诉无门,连最起码的合同都没有,诉讼就更不用说了。”

“新疆的计算机行业完全凭借的商业信誉在合作啊,这个可是商业最原始的信用交换体系。”阿满说完,办公室一阵大笑。

正说着,韩笑大摇大摆从门口进来了。“兄弟们,政采云太牛了。今天早上一个不认识的人打我电话,说是检察院的,需要一批会议室设备,我去!我以为是前几年的骗子呢,差点给人家骂一顿。对方说是在政采云看到我们店铺的产品齐全,价格还算合适,还专门查了一下我们的公司情况才下的单。货到就付款,给我乐的不行不行了。”

龙图霸业办公室的人翻着白眼瞪着正眉飞色舞炫耀着韩笑,异口同声地说道:“滚。”

 

(声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