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印•龙图霸业(21)我要去地州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人人印•龙图霸业(21)我要去地州

时间:2019-11-24来源:作者

      “真是服了,现在不管是看电影还是电视剧,都提示我充会员去广告,人家广告商花钱给你们做广告,你叫我们又去花钱去广告。”一大早唐诗诗就开始抱怨《鹤唳华亭》映前广告太长的事情。“这些人真聪明,钱都让他们挣完了,我倒是想告诉那些广告商,像我这种穷人,连会员都充不起的人,你觉得还会买得起你们产品吗?有钱的白富美,高富帅都充会员去广告了,还能看得到你的产品吗?”

“诗诗,你这个总结,好有道理的感觉。”袁璩听到诗诗这番批判的感慨,放下正在吃的韭菜盒子,附和了一句。

“我每次都是蹭阿满的账号,随便看。”宋慈懒懒地插了一句。

唐诗诗感觉多了一点共鸣,接着说道:“以前广告1分钟,现在广告2分钟,像我们这种穷人,还会在乎多看那一分钟吗?”

       “袁哥,你把账号给大家共享一下嘛,我们也沾点光。”新来的玛依拉一语中的,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等一下啊,我发到龙图霸业的工作群里”袁璩毫不吝啬地一口答应了。

       “最近你们发现没,好多地州公司的老板在朋友圈发的招聘信息比以前多了好多啊。”唐诗诗商务的工作与各个公司的老板都有微信,对信息的敏感和数据的把握比较精准。

       “这有啥的啊,他们每天都在招人啊,招人是他们的必修课,招人是他们为企业储备人才的基本功啊。”袁璩口吐莲花般的说词让人感觉像一个说相声的。

       唐诗诗又站起来,面色沉重的说道:“你们知道地州现在硒鼓加粉,电脑装系统一个月工资多少钱了吗?”

       “多少钱?”玛依拉支棱着耳朵等着唐诗诗揭晓答案。

       “5000!”唐诗诗感慨道,“就这,还不算福利,纯体力劳动,不用带脑子。地州生活成本还底,生活环境原生态,生活比较安逸。”

       “如果纯粹是简单的纯劳动,我觉得红旗路的年轻人心动的会比较少。”袁璩略有所思地说道。“这个问题其实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个问题,地州很多公司经过近10年的原始积累,在当地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资源统筹能力。目前全国市场正在通过政采云对采购流程进行重新梳理和完善,这个对地州代理商来说应该是一次重新再出发的机会,或者说是二次创业的开始。前提是要适应这个过程。”

“地州代理商现在急需一支高素质、高技术、流程化的专业化服务队伍,全方位地承接本地化的服务。”宋慈有所感悟的样子。“他们现在急需的是人,留住人简单、粗暴并且有效的方式就是高薪。我的好朋友王小虎前年去的琵山县,现在已经买了房子,车子。红旗路的年轻人有啥?除了跳槽,做私单,泡妞,没别的事干。”

“那又咋样!”唐诗诗感觉宋慈有点看低了红旗路的青年人。

“没咋样!就是王小虎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爹。”宋慈笑着说道。

唐诗诗翻了一下白眼,宋慈最后的这句好像刺痛了唐诗诗的心。这几年高考比例的调节,红旗路来自全疆各地的热血青年开始多了起来,而乌鲁木齐的高房价和经济的下行压力,让这群年轻人对家的渴望总是望而却步。唐诗诗心里有个中意的男朋友,但因为男方没有房产,家里迟迟没有答应婚事。宋慈说王小虎生了2个小孩,更令唐诗诗雪上加霜,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诗诗姐,要不让你男朋友去地州发展吧,我觉得地州以后发展生活质量虽然比不上大城市,但是赚的钱比乌鲁木齐多啊。”说到赚的钱比乌鲁木齐多,玛依拉咬着牙似乎也同意了地州发展的曲线回归的路子。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不愿提及,却永不忘记。就像周艳泓唱的:而每当想见你一面,我就向记忆开口。

“我觉得现在跨界做生意的越来越多了,刚才袁璩讲的其实挺有道理,但是现在除了办公电脑这些以外,已经有好多公司都在做锅碗瓢盆、沙发茶几的业务,就像前面我们家楼下的小超市都能买到惠普1020PLUS打印机是一个道理。单位需要的是一个专业的本地化服务机构。”唐诗诗像是智商突然占领了高地,脑子突然开窍了一样。

“如果市场按照这个方向发展下去,那对乌鲁木齐的公司要求就更高了,计算机行业的门槛,很容易就会被跨界的铁蹄踏个稀巴烂。”玛依拉在龙图霸业一群年轻人的耳濡目染下,很快对市场就能够做出前瞻的预判。

“大姨妈说得对。”宋慈顺嘴说了一句,惹得办公室一阵大笑,袁璩的韭菜喷了一桌子。

“什么大姨妈,人家叫玛依拉,嘴真臭。”唐诗诗马上替玛依拉出头。

“对不起,对不起……”宋慈在唐诗诗的训斥下,赶紧道歉。

“最近地州要求更换1T硬盘,红旗路1T的硬盘迅速爆了,抢都抢不到,地州市场一直在驱动前进。相比较而来,红旗路作为行业市场的后勤保障作用已经变得越来越小,如果零售业务没有达到积极的效果,估计退出市场的代理商还会更多。”袁璩把最后一块韭菜盒子咽下去说道。“地州采购经济驱动的效果已经逐步显现出来了,这次各地代理商招兵买马发招聘应该就是一个信号,这波招聘跟以往的气势明显不一样,我们要引起重视。我建议咱们市场部的同事,兵分三路,一拨去南疆,一拨去北疆,剩下一拨去东疆,把地州市场的具体情况咱们调研一下,‘雪莲硒鼓’还没有代理商的区域,抓紧安排代理商,条件可以适当放宽,大家现场酌情定夺,不要现场给我打电话,显得不大气,龙图霸业市场部每个人出去都要能够独当一面。诗诗,你辛苦一下,写个申请。玛依拉跟阿满联系说明一下情况,申请通过,我们马上就出发。”

唐诗诗随即答应了一下袁璩,低下头看着桌子上的手机,诺有所思。“如果地州是自己迈向幸福的一次转折,是否可以尝试一下?毕竟,在乌鲁木齐要想通过打工达到目标,可能有点困难。幸福的爱情都是一种模样,而不幸的爱情却各有各的成因,最常见的原因有两个:太早或者太迟。”想到这里,唐诗诗头都要炸了。

机灵的玛依拉似乎看出了唐诗诗的心思,偷偷跟袁璩递了个眼色,示意他看微信。

袁璩想了想,给玛依拉发了一段话:“我们都想要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却活在一个在一起了也没有结果的年代。对一个男人来说,最无能为力的事儿就是‘在最没有物质能力的年纪,碰见了最想照顾一生的姑娘。’对一个女生来说,最遗憾的莫过于‘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了等不起的人。’”

(声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