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印•龙图霸业(19)利益的交换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龙图霸业—新疆计算机行业故事连载

人人印•龙图霸业(19)利益的交换

时间:2019-08-07来源:作者

       人类活动的一切需要都是对利益的需要,一切占有都是对利益的占有,一切满足都是对利益的满足,人类历史就是占有利益的历史。只有以相同的占有力才能相互制衡。自从墨鱼县丢标回到乌鲁木齐之后,阿满就一直在研读王大豪的《利益论》。

阿满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占有力不能旗鼓相当的情况下,要想获得超出自己占有力的利益,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交换。
       饭局是一个开放式舞台,人人都是观众,人人又是演员,饭局能满足需求,自然饭局就成为了利益交换的地方。

       周末的这天早上,阿满把自己深埋在沙发里,冥思苦想着如何为龙图霸业扳回一局。

       “叮咚!”阿满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移通公司的赵颖发来的微信。

       “你干嘛呢?”赵颖用嗲嗲的声音发来了一段语音。

       这句话,在陌生人的问候里,代表了大概100多种意思。阿满迅速在脑海里以80迈的速度寻找着答案,最后他认为赵颖是在试探自己,于是简单地回复了一句:“在等你道歉呀!”。

       “道歉?道什么歉!”赵颖一脸疑惑。

       “给你们帮忙把车拉出来,你们还把我们的标翘掉了,这样的奇耻大辱不道歉吗?”阿满开始准备跟赵颖好好理论一番。

       “你说墨鱼县招标的事啊!我当时也不知道你们是去招标的啊,再说了,杜小双是我闺蜜秦婉婷的小姑,我能不帮她吗?”

       “哎吆吆,就他那样还‘秦婉婷’!不怕把名字压坏了啊!”阿满拿秦婉婷的体重取笑她的名字。

       “呵呵呵呵,你哪能这样说人家呢!”

  赵颖娇媚的笑声让阿满都快忘记墨玉县丢标之耻。

       “你今天忙不忙?”赵颖估计是打算切入正题。

       “不忙,标都丢了,还忙个屁啊!”阿满随声回答道。

       “听说南山的花海开了,能不能陪我去看看呀?” 赵颖抛出了一枝橄榄。

阿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机会正在逐渐成熟,却依然不松口,还在打着防守。男女间的这种博弈千变万化,很多时候就像是销售和客户之间的关系,既彼此需要,又不能上来就底牌皆无。

两人驱车正行驶在南旅基地的快速路上,阿满现在满心想的是怎样才能拿下这个雪白大美女呢?想想还是跟赵颖聊聊,看是什么情况今天突然主动约自己。

“你今天有什么心事吗?大美女,这么有闲情逸致放马南山。”阿满打断了赵颖对远处雪山风景的描述,反正自己对风景也不关心。

“哎,工作上的事情,我一直想着调到人力资源部,不想再做这个采购部主管了。”赵颖讲出了今天心情不好的原因。

需求啊,这不就是客户的需求吗?赵颖没有占有力,有什么样的占有力就必然选择什么样的占有方式。占有力强必然强迫,占有力弱必然被迫,占有力相等必然自由。

一路上,阿满不断用小动作试探赵颖的反应,时不时把手搭在赵颖的手上,或者借不知道路线为由碰一下赵颖的胳膊。赵颖一边老练的和阿满周旋着,一边暗暗地把这些招数一一化解,让阿满没有得到一点便宜。

   但是阿满也知道这种暗示足够明显,赵颖并没有给出拒绝信号,今天应该是个下手的好机会。

阿满在脑子里以100码的速度搜索者与“移通”有关的人手。

“有个叫张琪的,是不是你们单位的?”阿满试探地问了一句。

“张琪啊,那可是我们集团老大,跟神一样,你认识他吗?”赵颖追问道。

“也不是很熟,我们住一个小区,每个周末都有一场羽毛球运动。”阿满随口回了一句。

“都一块打羽毛球了还不熟悉?骗鬼吧!”赵颖心中的小鹿早已经一顿乱撞。

“这个就是《六人定律》的神奇之处。”阿满略作正经地说道。

“什么是《六人定律》啊?”赵颖开始用崇拜的眼光看着阿满。

“就是两个陌生人之间,可以通过六个人来建立联系,六人定律也称作六人法则。”类似的套词在阿满心中早已烂熟于心,今天说出来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这句话一说完,赵颖更用摩拜的眼神看着单手握着方向盘耍酷的阿满。她此刻是希望通过熟悉的渠道把自己从采购部调动到与高层接触更加紧密的人力资源部,这就是他的需求,这样也能提高自己看问题的层次。这次去墨鱼县的项目,也完全是墨鱼县移通公司的邀请。

“你们这个移通公司的采购部主要是哪方面的工作呀?”阿满开始试探性地了解赵颖的工作情况,看是否能用得上。

“只要是用的,营业厅、办公室、机房乱七八糟的都有。”赵颖应付道。

“那不错哦,收入应该非常可观!哎,我问一下你们一年耗材的采购大概能有多少?”阿满问道。

“一年耗材差不多800多万吧。”准确地说是赵颖不喜欢采购岗位接触的人和事,过于复杂又简单粗暴,她应该是希望做一个被人照顾的小女人。但是对于本职工作的数据,赵颖也是烂熟于胸。

800多万!”阿满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说话间,两人到了菊花台,选了一个蒙古包,喝了点奶茶和包尔扎克,赵颖随即提出去骑马。阿满立即婉拒赵颖的邀约,说自己恐高。
       “看你那点出息,跟着姐,姐带着你,你坐我后面。”赵颖瞬间觉得自己的优越感战胜了阿满。

阿满听到这个座位的安排,也顾不上什么怕不怕了,上前特意挑了一匹座位短小的伊犁马。

坐在后面的阿满一手撑着马鞍,尽量与赵颖保持一定的距离,一手在颠簸的路上继续试探着赵颖,有意无意地碰到了赵颖的胸部,赵颖也没有刻意地躲避,在道路崎岖的菊花台山顶,阿满也确实感受到了——奇尺大乳。

一天的颠簸随着夕阳夕山即将告一段落,貌似是阿满在控制局面的周末,似乎已经变成了赵颖。

“你送我回家吧,疯了一天累的不行了。”赵颖随意地跟阿满说了一句。

“好吧。”阿满尽量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二人回到市里,赵颖已经瞌睡的像一滩水。

回到家中的赵颖已经顾不上照顾阿满,可能是太累了,于是独自先睡了一会儿,再起身依靠在床背,迷离的看着阿满:“你怎么还在椅子上睡了,真的假的?”

“我不想乘人之危么”

“服了你了,真能装,过来吧。”赵颖手拍了拍床边。

阿满明白这回不需要再坚持下去了,脱掉了上衣和裤子,把赵颖搂在了怀里。

“你知道么?我其实不想和你们这样的销售做爱。”赵颖和阿满一边亲热着,一边娇嗔的说道。

“为什么?”阿满不解的问道,“销售怎么了。”

“销售天天跑这跑那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还把身体都喝坏了。一个个就知道吹牛,上了床没几个行的,你可别让我失望啊!”赵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刺激着阿满的身体。

……

“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阿满抬起头,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王小超,满心的不高兴——“什么时候打电话不行啊!”

“你说啥?”王小超一头雾水。

“没事,你说吧,什么事?”阿满睡眼惺忪地一边回答着,一边看着周围变化的环境。

“明天早上10:00到办公室,跟谢震商量医卫厅8000台打印机的事,别忘了啊。”说完,王小超就挂了电话。

阿满擦干眼角本以喜极而泣的泪水:“他妈的,原来是个梦。”

(声明:本故事人物及事件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