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市场篇:八月卖场群英会 经销商苦做选择题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新疆计算机行业发展史 >  电子市场篇

电子市场篇:八月卖场群英会 经销商苦做选择题

时间:2018-08-27来源:作者

我们一直在忽视国美电器这样一个对手,国美电器今年暑促打出的第一张牌,始料未及的不光是传统的IT卖场,还有消费者,现在从国美购买一台* *品牌的台式电脑要比其他卖场代理价还低50元;苏宁据说在近期也要进疆,在内地,国美和苏宁在活动的配合上是出了名的周密,而两家“配合”的结果正是要为了终结本土的卖场时代......

乌鲁木齐最好吃的抓饭是哪家?
       17号抓饭,是的。直到五月花出现之前。不仅如此,在五月花开业之前,17号抓饭一直都是乌鲁木齐抓饭界的代名词。他们是营业时间最短、产生营业额最多的米食餐饮企业之一,但当商圈发生变动,这家首府餐饮商业史上成长最快的企业就陷入了收入下滑的困境,而在他对面的五月花正将它的全部风头夺了去。

这就像曾经的中山路商圈把黄河路商圈夺走一样,或许,更多的人都不愿意去回忆这些早已尘封的往事。

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让人们不得不相信:这个夏天真的属于IT卖场。

继恒昌数码广场开业之后,恒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恒久投资)以3580万的高价一举拿下包括红旗路二楼电脑城在内的13个市场的永久经营权,并斥巨资装修一新,一开始就讲房价压至3.6元,直接把卖场的竞争由幕后推至前台,这次竞争,让各大卖场从促销到让利,损失的可能会是大把大把的现金。

出于防止媒体报道失实的缘故,恒久投资方面开始婉拒了包括《晨报》、《乌鲁木齐晚报》以及《电脑商报》等各大媒体的采访,而此前恒久投资向外界透露的也仅仅只是一些表面现象而已。十年买断是否是一次真实的谎言,似乎还难以界定,但本报了解到的另一条消息却让整个IT卖场走势变得扑簌迷离。

赛博数码广场乌鲁木齐店长王礼兵与近日突然“神秘失踪”,据可靠消息称,王店已离乌抵蓉,去成都了。

在这种微妙关头,任何卖场高层的任何一次举动都将被业内放大关注。

据可靠消息称:王店的此次离开,其一是每年的规定动作——向西南区述职;其二就是针对目前乌鲁木齐市场格局进行反映,并商议一个理想的解决方案。事实上,解决方案在王抵蓉之前相信早已“谋划”再三。回成都,只是协商方案的可行性以及得到上游的支持。

这位消息灵通人士告诉记者:协商的主题很可能就是红旗路地下一、二层经营的思路。

这样一来,2005年的这个夏天提前热了起来,以往厂商的暑期炒作也不再孤单了。

且不说恒久投资方的“十年买断梦幻计划”,据各大媒体反映,恒久投资的这一“十年买断梦幻计划”可能会在大多数无法支付的经销商联合砍价之后土崩瓦解;而赛博经营地下一、二层与否责必须抢在恒久投资装修完毕之前确定,只有这样才能把二楼多数DIY商户托至楼下。

恒久投资精心炮制的红旗路二楼“十年买断梦幻计划”,将成为谁的机会?

眼盯着红旗路的一系列“梦幻计划”,恒昌方面早已垂涎三尺,恒昌国际数码广场现在招商的力度早已转向数码和DIY,但迟迟未见效果。红旗路二楼的易主以及恒久投资“十年买断梦幻计划”的举措,恰恰有可能将商户推向一直向红旗路商户抛掷橄榄枝的恒昌国际数码广场,但赛博拦腰一刀又有可能使恒昌所有计划落空,橄榄枝终究成为枯树枝。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现金无法达到目的的,首府各大卖场之争,难免会有一家遭受“苦于刚把花催落,落地又被风揉搓”的尴尬处境。

红旗路二楼为何会有如此举动?

这个问题,或许问谁谁都会想一想,难道仅仅是2004年11月,恒久投资收购乌鲁木齐市市场开发建设服务有限公司吗?

没有那么简单吧?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

除了将1997年以前的游戏厅转变成电脑卖场,似乎已无大的变化,有人形容它是瞌睡遇到了好枕头。1997年转变之后,还要遭受黄河路老卖场的白眼;赛博的出现不仅让黄河路的老卖场生不如死,而且还救活了红旗路的新卖场,一位在新疆it界从业达20余年的工程师告诉本报记者:中银电子广场并非一无是处,从某种意义上讲,中银反而使乌鲁木齐最成功的IT卖场,从中银诞生了新疆众多的大型IT企业,他们业已成为新疆IT产业的扛鼎之作。

不难看出,赛博的出现终究还是改变了新疆it卖场的格局,竞争意识也油然而生。也难怪赛博内部也有人毫不机会地发表言论:旁边的百花村就是靠着赛博起来的。

归去来兮,不管别人怎么讲,终究还是要回到卖场自身的定位,不管开出了什么价码,关键在于经销商能否接受,十年,一个婴儿长大成人的过程,其中的变数难以估算,就算中山路电信局边上的“麻衣神算”也算不准十年后自己身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