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市场篇:新拓 恒昌 新疆最大3C产品卖场争夺战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新疆计算机行业发展史 >  电子市场篇

电子市场篇:新拓 恒昌 新疆最大3C产品卖场争夺战

时间:2018-08-27来源:作者

乍暖还寒的三月,IT企业对这家即将投入使用的“恒昌数码广场”表现的种种猜疑以及市场前景的不明晰,如一片厚重的乌云,笼罩在黄河路赛里木大酒店606房间的每一个人脸上。

而此刻,距离恒昌数码广场以北,约1公里的中山路新拓大厦11楼,杜辉正气定神闲凭窗而望,俯视着他再也熟悉不过的新疆“京街”——他对新拓集团收购金中华变身新疆最大3C产品卖场似乎早已成竹在胸。杜辉,新疆新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从资源的意义上讲,新拓大厦与恒昌房产的这场新疆最大3C产品卖场争夺战,更像是天山区与沙依巴克区利益之争的缩影。

中山路——新IT商圈的成形

此前,新拓集团欲投资新疆IT产品卖场的传闻不绝于耳,虚虚实实之间,新拓集团在执掌金中华帅印之时,让人们相信金中华已在杜辉股掌之中,而此刻他也在思考,他是否已经站在新疆IT市场的圆心?

过多地去谈论历史似乎已没有意义。

事实上,人们更愿意支持这个由红旗路电脑城、百花村电脑城以及赛博数码广场和德井大厦共同构筑的以中山路为轴心的新IT商圈的形成。

新拓集团计划的卖场投入使用在5月,而恒昌数码广场计划是在6月,可以相信的一点是,恒昌数码广场还在为招商出谋划策,而新拓大厦的卖场则采取了一种自己独立经营的方式,但这种方式是否会得到市场和经销商的认可,还需要市场和时间来检验。杜辉告诉《新世纪商报》记者:“一楼大厅预计由中国联通经营,二楼是手机卖场,四楼、五楼是电脑卖场并由此构成3C卖场”。

经销商分析,新拓集团的这种行为似乎又在历史重演。

“简单地算一下,赛博数码广场日人流量在2.5万。靠近人民路区域的多是住宅区,而靠近中山路区域的多是商业区,这样,住宅区的居民到商业区的消费场所都会经过赛博数码广场,其一是增加人流量,其二使增加了客流量”。赛博数码广场王礼兵在接受《新世纪商报》记者采访时说。

黄河路IT商圈凭什么崛起?

历史性的一刻会决定每个企业的命运,同样也可以决定一个区域的前途。

2002年以来,随着汇博电脑城(沙依巴克区重点保护企业)的倒戈以及沙依巴克区政策的影响,黄河路各大IT企业纷纷“投奔”天山区,驻扎百花村电脑城和赛博数码广场。与此同时,2001年12月挂牌的“黄河路信息产业一条街”也遭到质疑——黄河路能否达成他信息产业一条街的愿望?

恒昌数码广场的位置决定了它的命运。

“如果做成IT卖场确实很漂亮,但恒昌数码广场的位置在十字路口,没有实在的策划,人流很难留住。赛博数码广场成都分店每年要为华西区上缴2000万元税收,那么在新疆,天山区不会把中山路这个熟了的山芋拱手于沙区,如果没有一定的规模效应,一个已经固定的市场格局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外一个地方其实很难”赛博数码广场王礼兵向《新世纪商报》记者介绍。

比起中山路IT商圈,黄河路似乎少了很多优势。

IT企业为何观望?
北京华旗资讯数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新疆办事处李伟在接受《新世纪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运作宣传计划不多位,灵活性不够,这个卖场很难生存。当然,这也取决于恒昌数码广场自身对市场的认知度、经营意识和自身的投入。毕竟恒昌数码广场是一个先有场后有市的卖场,而赛博数码广场是先有市后有场的卖场,恒昌数码广场现在不可能有那么多的人流,这取决于其周边环境——附近生活小区少,周围人群老龄化、新兴的住宅小区少、时尚茶楼、咖啡馆、酒吧少(当然,这可能不是主要原因),而IT是一个时尚、年轻的领域,单靠黄河路上的手机经营户来支撑‘黄河路信息产业一条街’的概念,我向是不牢固的。抛开黄河路的影响来讲,恒昌数码广场应该属于一个边缘市场,关键要看恒昌数码广场如何拉动整个市场,他们也有很好的货运场地优势”。

力普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黎刚强认为:“IT卖场是需要多商家的聚集效应。恒昌数码广场在现在看来可利用面积还是略小,卖场面积有些拘谨,主要是该卖场可供而次开发的空间限制,当然,这也是黄河路其他卖场共同要面临的问题,恒昌数码广场的经营还要看卖场自身要如何运作。租金收多少,怎么收,有没有优惠?又回到什么时间?当然,很多经营户还只是一种意向,主要是楼体至今仍未完工”。

信息技术行业商会会长唐苏东告诉记者:“就目前来看,恒昌数码广场在格局和定价上都存在一些问题,因为楼体还没有完工,完工后,商会会员之间还会协商如何来运作”。

谁将成为新疆最大的3C卖场?在今天看来似乎还没有这样一个场所来支撑这个观点。就像力普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黎刚强说的那样:新疆还没有一个完全适合IT产业发展的一个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