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市场篇(1):从贵州路到红旗路的东迁 —— 计算机行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
首页 >  信息公告 >  新疆计算机行业发展史 >  电子市场篇

电子市场篇(1):从贵州路到红旗路的东迁

时间:2018-08-27来源:作者

      经销商受经营成本和商圈格局的影响,由分散转向聚集的趋势尤为明显。这也为新疆IT市场电脑城的孕育奠定了基础。
      由于全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乌鲁木齐市场既能“吞”进大量的IT产品,同时,也相应得向周边地区“吐”出大量的IT产品。乌鲁木齐信息技术行业对全区的辐射作用尤为明显,交通枢纽的特殊地理位置,使乌鲁木齐IT行业商家成为新疆最大的IT产品集散中心,据初步统计,每年有70-80%的IT产品是从乌鲁木齐中转、出售的。因此,乌鲁木齐的IT企业几乎做了全区的生意。乌鲁木齐的产品价格浮动影响着全区IT产品价格,由于地理位置的相对偏远,西北的其他IT市场对乌鲁木齐市场的影响较小,整个电子市场相对比较封闭,同时也比较独特。针对这样一个比较独特的市场,各厂商纷纷抢滩登陆。

贵州路科技一条街兴起的意义

      1992年8月25日,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成立。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出席庆典,并为“科技一条街”(河南西路)的投入使用剪彩。
      第二年7月,高新区“贵州路科技一条街”竣工。
      毫无疑问,贵州路科技一条街的兴起是新疆电子市场的一种雏形,她的出现正是新疆IT行业逐步走向市场化的开始。
      这一年,距离中银电子广场的开业还有3年,三年时间,贵州路科技一条街已经发展成为乌鲁木齐乃至新疆地区的产品集散地,但由于地理位置以及市场扩容的限制,这一条狭长的“华尔街”随着众多经销商的迁徙终于在2005年转向,如今的贵州路科技一条街已经变成了包含IT、餐饮、装修在内的门面房。贵州路科技一条街的存在对于新疆的IT行业来讲只不过是历史微不足道的一个注脚。
      在这三年间成立的公司,投资的回报率是125%。
      贵州路科技一条街上的企业在市场形成初期迅速完成了资本积累,汇捷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汇博纸业等一批企业迅速成为本行业中的一股新生势力,并逐渐获得市场的认可。

中银电子广场的崛起与覆没

      1996年4月30日,位于黄河路的中银电子广场开业。
      开业伊始,立即引来新疆绝大多数经销商入住。新疆虹联、乌鲁木齐力普电子、金帝达等分销企业大多是从中银电子广场开始起步,继而发展壮大的。因此,经销商认为:中银电子广场以及其它几个老牌的电子市场对新疆IT产业的发展功不可没,但由于不同的背景,使过上小康生活水平的他们缺少了向前发展的动力。
      2000年  月  日的一场大火几乎是中银电子广场走向末路的开始,虹联公司此次损失近百万,诸多进货票据几乎全部殉于大火之中。由于电子市场的逐步兴起,黄河路一时间冒出4~5家电子市场,新兴电子市场的出现开始对中银电子广场的主要客户群体进行了截流,      2002年,汇丰电脑、东玮电脑、金帝达等企业相继搬出中银电子广场,其中发生的多次笔记本电脑被盗事件也一并成为中银电子广场退出新疆电子市场的导火索。
在乌鲁木齐,任何一家电脑城起来都会有一部分企业迅速崛起。
      1999年10月28日,距离中银电子广场不足150米的新疆汇博电脑商城开始对外营业,这一年,红旗路电脑商城物业四分五裂,中银电子广场连续失窃,汇博电脑商城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
      中山路IT商圈的兴起,让黄河路昔日的辉煌重新归于“荒凉”。

红旗路电脑城群体的演进  百花村的涅磐重生

      红旗路的前身是一个专业的电子游戏市场,参杂的电子产品销售,而红旗路地上二层至五层多个物业割据的局面,导致同一栋大楼出现了多个物业,竞争之下倒也相安无事。
      一个特殊的日子,2002年9月18日,在一片欢呼声中百花村电脑城隆重开业。

赛博的进入搅动乌鲁木齐IT卖场格局

      2002年9月7日,赛博进军新疆电子市场人才招募新闻发布会在美丽华召开,随后的9日至11日期间,新疆的各大媒体都相继出现了赛博进驻新疆市场的报道,我作为新疆专业媒体的记者有幸采访到了赛博集团的董事长张瑞麟。

      赛博是一家“进攻型”的企业,2年时间在全国的20家赛博数码广场卖场足以证明。赛博数码广场进驻新疆市场必然改变目前的市场竞争局面,以往的物业型企业将受到冲击,总的来讲赛博这次到新疆来,将充分整合赛博在全国的区域架构优势去为厂商、经销商服务,力求市场、地理位置、合资伙伴等方面的梦幻组合。
      在大陆市场达到150家赛博卖场之后,集团开始扩展周边市场(如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中亚国家),那时候,我们将带领在新疆以及全国的厂商、经销商共同去开发这片市场,那么,乌鲁木齐店的成功与否具有战略意义,至关重要。目前我们在乌鲁木齐开了一家店,往后我们还将与我们的合作伙伴:新疆宏景集团在新疆地州市场继续扩充。那时,目前在乌鲁木齐赛博数码广场的住户将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站在最有价值的平台、做最有价值的你。

恒昌国际数码广场 一次成功的失败

      最早提出要经营“IT分销商自己的卖场”主张的应属乌鲁木齐汇捷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姚雪胜,静候机会的经销商就像一群伺机待发的军人,四处寻找着适合自己的卖场。


      没错,机会总是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人,以IT商会主干力量为主的主张经营“IT人自己的卖场”的姚雪胜终于还是等到了机会,这个机会就是“恒昌国际数码广场”。
2004年3月底的一天晚上,川秀楼。
      此次聚会作东的是原恒昌国际数码广场总经理潘文阁以及恒昌集团胡继昌,代表IT商会的姚雪胜等人在此次聚会上想尝试性地试探恒昌集团是否有意愿租让恒昌国际数码广场,已达到与新疆赛博数码广场抗衡的目的。而潘文阁此次赴会的主要目的则主要是希望得到IT商会各主要会员单位更大力度的支持。席间IT商会试探性地谈到愿意与恒昌集团磋商经营恒昌国际数码广场的意思,但潘表示“不可能”。
      2004年3月20日,事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事后很多人猜测,此次事件发生转折的缘由可能与2004年3月8日《新疆都市消费晨报》的一篇报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3月20日,IT商会秘书处接到恒昌数码广场潘文阁电话,对于此前双方所谈到的租让一事可进行可行性磋商。
3月28日,代表IT商会的7人小组与恒昌国际数码广场方面进行第一轮正面磋商,双方都表示了十分的诚意。但最终由于价格的问题而陷入僵局。
      与此同事,IT商会方面正在准备的招股大会也在加紧进行,招股大会邀请到的是100%的老总,新疆IT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老总见面会或许就在今日。由于此次事件的重要性,任炜特意交待:务必请老总来,如果老总来不了就算了。
      事实上,对于此次合作,很多参与者已经估计出了四五六,会议的时间就在4月2日上午11点虹联公司三楼会议室。
      距离招股大会的时间越来越近,4月1日晚,7人小组在川秀楼集合,对此次事件作最后评估,由于没有评估的标准,有人建议给新疆赛博数码广场第一任店长余崇正打电话咨询。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大家得到的答复是一个选择题,首先,以双方推让后谈下来的价格并不贵,但是做IT似乎有点风险太高,黄河路曾经的辉煌是因为商业区的存在,今时不同往日,黄河路辉煌不再,再一次培育市场的代价会很大,用户优先选择的心态已经开始倾向于红旗路商业圈,不过,新疆总是能创造很多神话……。
      余崇正的这番话让谈判小组匪夷所思,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招股大会一旦召开意味着就没有了退路。
没有人会忘记这一天,2005年4月20日,恒昌大厦17楼会议室,经过几番讨价还价,谈判双方终于在的一个周六签订了这份租期十年的合约。
      2005年4月27日,恒昌正式易主艾迪。
      三天之后的鸿福大饭店,艾迪公司成立暨接管恒昌国际数码广场新闻发布会现场,包括《晨报》、《乌鲁木齐晚报》、《新疆日报》等在内的几乎所有的新疆媒体,只要能涉及到IT两字的都到齐了。会议室整整两排,这一天宣告卖场之争进入白热化。
      尽管恒昌国际数码广场的项目还不知如何,经销商为了渠道生存空间与价值而奋斗的激情也有着受到因为不理解或者市场的环境的因素无法逆转,但她们面对市场化的坦然和用自己的力量改变命运的能力让所有人为之感动。
      接管恒昌国际的事件一经媒体公布,即在业界乃至全国引起轰动,全国各大网站、报纸纷纷大面积刊登、转载有关事件的详细报道。
      “由于不能控制卖场,经销商的生意近些年每况愈下,有的开始转投第三产业,或许目前大家所面对的这是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最佳时机。”然而,开业不到一个月,人们发现由于缺少专业操盘手的运营,在市场炒作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在较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位适合的操盘手在当时看来,显得非常必要与紧迫。
      5月28日,高薪聘请的康恺进驻恒昌国际,职务为营销总监,
      恒昌国际与红旗路市场的竞争后来被很多人形容成美居物流园与华凌市场的角逐,在一系列变革之后,美居物流园开始转变经营模式,由原来的建材综合市场开始转变成为今天的家居、陶瓷两馆,而曾经的王家梁钢材市场也开始避忌华凌贸易,转而经营陶瓷产品。
      无独有尔,当年的美丽都宏大购物广场也希望与今天的红山腾威市场乃至华凌市场在家用电器领域一决雌雄。往往事情就是这样的巧合,等你有了眼光的时候,或许就会错过时机,看到大把的资金有如狂风扬沙,投资者恨不能抽自己嘴巴子。
      终于,在一年之后,同样的一个夏天,同样的一个五月,一心想整合IT市场资源的经销商没能达成自己的心愿,CEO的诸多设想没能挽留商户搬走的步伐。有人用“悲壮恒昌”来形容曾经走过的路,有人狠抓自己头发,为什么恒昌起不来,而红旗路又死不了?
      5月20日,落到我手上的一份调查表,大致的内容是调查一下有哪些经销商还愿意继续留在恒昌,我看了一下,有70%以上的商户还是愿意继续留在恒昌国际,但到今天似乎为时晚亦。中山路商业圈的几个电脑城早已张开双臂,欢迎久违的经销商回到自己的怀抱。
      各方在商业利益上的无法让步与行业市场的愿景渐行渐远。终于在开业后第二年6月暴出“艾迪退出恒昌国际”的一声哀鸣。
      谁错了?还是上帝跟IT行业的这些老总开了一个玩笑?
      在众说纷谈之后,大家也只能一笑了之。
      “我们现在只有看着百花村和赛博涨价了。我是恒昌的股东,也是赛博的商户。但现在,我只能是看着别人涨价。”

乌鲁木齐首次国有资产产权拍卖一槌定音,红旗路电脑城十年一统

      2005年6月,一纸落款为“新疆盛世中天投资公司”的通知下发到了红旗路二楼电脑商城的每个经销商手里,通知的下发同时也宣告红旗路二楼将以新的身份再一次面向世人开放。
      通知称:经双方协商,6月13日新疆盛世中天投资有限公司(原新疆鸿祥贸易发展有限公司)正式将红旗路二楼电脑城移交于乌鲁木齐市市场开发建设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望各位经营户于6月14日至6月17日,携带相关收费票据和租赁合同及相关证件在物业管理办公室办理相关债权债务。
      11月17日,红旗路市场进入二楼上下电梯安装完毕,红旗路电脑城从此告别了只上不下的局面。
与此同时,在同一地点的赛博数码广场也正在对其刚刚签下的红旗路地下一层进行挖掘。贯通的红旗路负一层将与亚新生活广场相通。业内人士分析,双方互借人流有望缓解经销商对赛博一层高房租的歧意。
      而另一消息关通人士透漏:赛博是由于规模太小,向上游厂家索要资源有限,而2004年盈利排洪海前五名也是不得不让这个偏远城市IT卖场规模再一次扩大的主要因素。
      在赛博与红旗路市场大规模变化的同时,百花村似乎成为IT卖场竞争的渔翁,由于地理位置以及人们所谓的借势,百花村再次向赛博以及红旗路经销商伸出友谊之手。
      由于与产权所有方的洽谈意见达成统一,恒昌11月10日开始启动自己的 “计划”。
      11月16日,几辆货车从红旗路满载货物从红旗路开往恒昌国际数码广场,据记者了解,为了确保红旗路的商户能顺利迁入恒昌国际数码广场,此前,恒昌方面也是几经协商,并向红旗路经销商开出了极其优惠的条件,并专人专车为商户搬运货物。
      红旗路二层易主恒久投资,赛博负一层启用,再加上百花村各功能区域的划分落下帷幕,乌鲁木齐电脑城的竞争格局和火拼的巨幕基本拉开。

百脑汇大公馆面对新疆IT行业招商

      IT也只有失败者,没有迟到者。近日,百脑汇有关人士初探新疆IT市场,并透露红旗路某地段将是其盘中的一份奶酪。百脑汇的介入,实际上代表了一种更专业的电脑销售模式的引入。新疆的IT市场从种种迹象表明已经开始与国际接轨,通过形式的多样、管理上档次;规模上通过兼并走出泥浣,在目前看来,新疆电子市场不仅要在硬件设施上抓紧更新、升级,加强电子市场自身的经营管理,改变以往上没压力、下没需求、横没竞争、、客观条件不允许的想法,加强对经销商的宣传,提供良好的卖场与特色服务。
      春节期间,记者从内地市场返回新疆,走访了沿途的省市电子市场,相比之下,竞争有利有弊,内地一些电子市场非常注重自身的宣传,除媒体、影视以外,在节假日还准备了各种免费展览、IT夜市以及维修服务宣传,调动厂商与经销商共同参与。
      2005年8月30日,新疆大公馆与北京百脑汇科贸有限公司在美丽华大酒店举行了签约仪式。作为国内时尚IT数码行业的知名公司,百脑汇没有选择IT行业的聚集地中山路,而是选择了沙区的新疆大公馆项目。
新疆大公馆位于友好南路,建筑面积达15万平方米,总投资2亿多元。作为首府重点项目,将通过整合时尚IT数码产业、星级酒店、大型超市、时尚公寓、高档住宅等业态,致力打造首府首个大型城市综合体。目前商铺建设已完成大半,9月下旬便可以开盘。
      “我们不是追寻商圈而是远离商圈再去创造商圈,IT行业应该有一个全新的经营管理模式,而现在乌鲁木齐IT管理模式还比较放任。”北京百脑汇科贸有限公司总经理萧雨坚认为,新疆大公馆有很大的投资潜力。此次合作将为新疆人民带来全新的时尚IT数码体验式销售模式,将打造一个全新的时尚IT数码商业中心。
      新疆电子市场的变化仍在继续,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对经销商的祝福与经销商的合作,将来的格局如何?是一枝独秀、双雄并肩、三国演义还是群雄并举,多数经销商表示:别急,等等看!